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第一甜婚 092 为她上药

作者:汐奚 分类:都市 更新时间:2020-02-22 07:49:25

“你……”

宋央张了张嘴巴,眼神顺着坐在草丛中女孩的脸,转而落向她的手。

此时此刻,谢戎晗右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,冒着红色火星的烟头异常刺眼。

宋央心底一突,这会儿想要转身似乎有点晚了。可看着眼前的人,她又嘴巴打结,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“怎么,我长的有那么可怕?把你都吓傻了?”谢戎晗盘腿坐在地上,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吞云吐雾,“呵,这样的反应和表情,似乎并不像你的风格。”

宋央忐忑的情绪渐渐平复。人家大小姐都不紧张,她还担心个什么劲?

“我的风格?”宋央笑了笑,重新又恢复她以往的性情,“在你眼里,我是什么风格?”

谢戎晗捏着香烟的手指弹了下,红唇轻弯,“没把谢家放在眼里的风格。”

噗!

宋央忍不住笑了声,对于如此直白的谢戎晗顿生几分好感。尤其那天,她还亲眼看到这位谢家大小姐霸气怼人的情景,心中对她更多的生出几分好奇,“你好,我叫宋央。”

说话间,她主动伸出手,想把坐在草地里的谢戎晗拉起来。

谢戎晗没有搭理宋央伸过来的手,依旧坐在草丛中继续她手里那根烟。

对于女孩吸烟,宋央倒是不怎么排斥。可眼前留着一头利落短发,五官精致的谢戎晗,怎么看都应该是穿着白纱长裙,教养礼仪都无可挑剔的小公主。

对面的女孩沉默些许,然后才懒洋洋的开口,“谢家的六爷,你还吃的消吗?”

因为她的话,宋央先是一怔,随后脸颊悄然浮上一片红晕。

谢戎晗直勾勾射来的目光明亮,宋央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又看,慢慢确定方才她的那句话并非歧义。只是对于谢戎晗过于犀利直白的用词,宋央表示有点吃不消。

“咳咳。”宋央微微回避开她的锐利眼神,笑道:“六爷很好,对我挺好的。”

听到她的话,谢戎晗吸烟的动作微微停了下,眼底只有片刻的起伏,不屑道:“又一个被男色随迷的女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闻言,宋央立刻蹙眉。虽说谢家这位霸王花挺厉害的,可要是这么说话,她可有点不高兴了。什么叫被男色所迷?谢戎城那张盛世美颜,就在那里摆着呢,那是说不迷就能不迷的吗?更何况,她迷了又怎么样?要是霸王花知道,她如今可是她法律意义上的嫂子,会不会吓的当场晕过去?

宋央脑补很多画面,当然理智让她只是把那些想法停留在脑海中。她抿了抿唇,斜倪眼谢戎晗坐在草丛中的样子,一点点收回伸出去的手。

“你不打算起来吗?”宋央低低问了句。

谢戎晗见她对于刚刚的问题没有反驳,也没解释,不禁垂下脸,摆出一副不想继续搭理她的姿态。

对于霸王花的态度,宋央早有预料。虽说她只见过谢戎晗两次,但两次见面她都给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“懿园这边花草树木多,这个季节又是万物复苏的时候,这会儿天色暗了,蚊子蚂蚁各种软体小动物都要出来觅食了吧……”

果不其然,宋央的话才说到一半,谢戎城立刻变了脸色,蹭一下站起身,并且还用手抖抖身上的衣服,精致的小脸神色微变。

啧啧啧,原来霸王花竟然怕虫子啊!

宋央弯起唇,故意往她身边凑过去,“别动!”

原本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谢戎晗,闻言瞬间僵直住身体。她咬着牙关,四肢紧绷的杵在原地,真的一动也不敢动。

“怎么了?”谢戎晗咬着下唇,轻轻将手中的烟蒂弹开。她双腿绷的发紧,但真的不敢走动。

宋央见谢戎晗因为情绪过于紧张,眨眼的频率都比刚才快很多。她忽然生出几分戏谑的心思,慢慢伸手落向她的肩膀,“你身上有虫子。”

“虫,虫子?”谢戎晗俏脸一白,下意识吞了下口水,“什么虫子?多大的虫子?”

“哇,好大的虫子,还有好多脚。”

“啊!”

谢戎晗闭着眼睛尖叫一声。她从小最怕那种毛茸茸的,多脚虫子,只要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“快帮我拿走,快点拿走!”谢戎晗声音里蕴含着巨大的恐惧。

宋央忍住上扬的嘴角,迈步走到她的身边,“你确定要我帮忙?”

谢戎晗瞥眼身边的人,狠狠翻个白眼,“这里只有你和我,难道还有别人?”

好吧。宋央见她真的害怕,也就收起戏谑她的心思。虽然这位大小姐脾气很臭,可毕竟是谢戎城的妹妹,她也不敢太过分。

须臾,宋央伸手从谢戎晗肩膀划过,转而摊开掌心睇到她的眼前,“诺,你的虫子。”

“拿走!”谢戎晗眼睛紧紧闭着,压根不敢看。

宋央抿唇笑了笑,“你真的不看?”

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谢戎晗渐渐稳住心慌,一点点把眼睛睁开。等她看到宋央掌心里的东西时,瞬间傻眼,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

“花大姐啊,”宋央笑眯眯回答,“学名也叫七星瓢虫,是不是很漂亮?”

漂亮个鬼啊!

谢戎晗抖落一身鸡皮疙瘩,看着宋央的眼神好像是看怪物,“你

不怕的吗?”

宋央摇摇头,“多么可爱的小虫子啊,有什么可怕的?你看过蚂蚁搬家吗?还有毛毛虫怎么觅食……”

“停停停!”谢戎晗尖叫着打断她的话,终于确定眼前的女孩根本不害怕虫子,而且她还挺喜欢的。

宋央瞥见谢戎晗微微发白的小脸,只好不情不愿把掌心里的七星瓢虫放飞。随后,她又故意用抓过虫子的那只手,拍拍谢戎晗的肩膀,“你还好吗?”

谢戎晗眼睁睁见她把手搭在自己肩膀,厌恶的往后躲闪开,“别碰我。”

哈哈哈哈哈。

宋央盯着谢戎晗满含惧意的小脸,努力忍住笑,朝她摆摆手,“好吧,你的胆子真是太小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谢戎晗无语凝噎。

刚刚还满身冷傲气焰的霸王花,这会儿变的蔫蔫的,宋央弯起唇,主动打开包,递给她一张纸巾,“诺,擦擦汗,等下别让大家以为是我欺负你。”

谢戎晗咬了咬牙,瞪着宋央手里的纸巾迟疑片刻,然后才没好气的一把接过,低斥声,“算你狠!”

竟然敢开她的玩笑,利用她的弱点戏谑她,这个宋央可真不得了啊!

“呵。”宋央耸耸肩,无惧她染怒的眼睛,直言回答,“谢小姐也不差啊。”

深吸口气,谢戎晗用力攥着纸巾,将肩头的位置擦了遍,然后又朝宋央看了眼便离开。

眼见谢戎晗快步走远的身影,宋央不禁弯起唇。虽说霸王花表面看起来生人勿近,气场强大,可她到底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她身上也有女孩的柔弱天真,比如她害怕虫子。又比如,她明知道自己被戏弄了,却也没有真的生气。这朵别扭又可爱的霸王花,倒是真令宋央有点感兴趣。

等到前方的人影走远,宋央也转过身,走出那片草丛。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,正准备往小楼的方向过去,可右脚突然一歪,整个人差点摔倒。

“唔!”

宋央只觉的右边身体一阵不稳,紧接着右边脚踝就痛了下。她低头一看,只见右脚的鞋跟不知怎么竟然卡在由鹅卵石铺砌的地砖缝隙中,动不了了。

宋央蹙起眉,用力扭动下右脚,可脚踝的位置瞬间传来一阵刺痛。

嗷呜!

不是吧?宋央弯下腰,伸手按下右脚踝,果然传来钻心的疼。

特么的!宋央气的爆粗,她是不是真的和这里犯冲?上次在后园也是扭伤脚踝,今晚竟然又是同样的遭遇?这也太悲催了吧!

“宋央——”

谁料下一刻,更悲催的事情又发生了。宋央听着身后那道熟悉的声音,又听着男人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急的只想拔腿就跑。可是她的鞋跟还卡在地砖缝隙中,压根拔不出来。

男人从前院找到小楼,又从小楼转到后园,这才发现宋央的身影。

谢戎城抿起唇,见她背对自己不动,立刻迈开大步,径直朝她走来。

感受到男人的气息逐渐靠近,宋央下意识皱眉,把头低下去,有点不想搭理他。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谢戎城几步走到宋央身边,见她垂头站在原地。

“没干什么啊,”宋央眼睛盯着地面,右脚又在轻轻转动,再次尝试将鞋跟扭动出来,“这里绿植多,空气好,我来透透气。”

她的回答倒也挺合理,谢戎城敛下眉,心头的怒意渐渐消减。他反手拉住身边的人的手,打算与她一起离开。

“我的脚!”

身边的人痛呼一声,谢戎城立刻转头,这才发觉宋央整个人有些不对劲。他锐利的眼眸徐徐往下,视线很快落在她的右脚。

谢戎城缓缓弯下腰,蹲在她的身前,盯着她被地砖卡住的鞋跟,眉头再次蹙起,“为什么穿这么高的鞋子?”

男人的语气冷冰冰,宋央咬了咬唇,忽然有点小委屈。特么的!她穿这么高跟的鞋子,还不是为他吗?

“我想穿。”莫名生气的某人,给出个更莫名的答案。

谢戎城沉下脸,伸手在宋央右脚踝的位置轻松一按,“疼吗?”

“谢戎城——”宋央气的叫了他名字,心底怒火翻滚。这男人到底有没有人性?上次他也是按她的伤处,硬是把她疼得差点晕倒,这次他还来?

只是过于生气的宋央,并没有意识到,这次谢戎城伸手按向她脚踝的力气,比起之前不知道轻柔多少倍。

“疼得厉害吗?”男人见她右脚踝的位置没有红肿,微微松口气。

宋央撇嘴,“不知道厉害不厉害,反正疼!”

“……”

须臾,男人直起身,在宋央还没回过神之前,将她拦腰抱起来,大步走向北楼。

身体腾空而起,宋央下意识伸出双手,紧紧抱住男人的肩膀。虽说后园没有什么人,可被他抱在怀里还是太扎眼,“你干什么?快点放我下来。”

怀里的人语气透着一丝焦急,谢戎城低头看眼她,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停顿,抱着她的双臂反而更加用力,“不许闹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央气结,她闹了吗?她哪里闹了啊?眼见男人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,她只好把脸埋下去,尽量压低靠在他的怀里,避免被人发现。

怀里

人的这个小动作,瞬间令男人紧蹙的眉头舒展开。他迈着两条逆天大长腿,很快回到后园北楼。

后园鹅卵石铺砌的小路中,被地砖卡住的那只高跟鞋还在。沈妍一步步从暗处走过来,眼睛死死盯着那只鞋,妆容精致的脸庞满是寒意。

她咬牙勒紧皮包带子,抬脚想要追上去。

“我劝你,最好还是不要过去。”

身后突兀的一道声音,瞬间令沈妍的脸色更加难看。她咻的转过身,瞪着倚在墙边的女孩,眼神含怒,“谢戎晗,这就是你的恶趣味?躲在一边看别人八卦?”

“别人?”谢戎晗扬起唇,嘴角上扬,道:“他们一个是我哥,一个是我未来嫂子,哪有什么别人?”

顿了下,她笑着眨了眨眼,又道:“哦,对,确实有个别人,那就是你啊。你不仅仅是别人,还是外人。”

“你——”沈妍被怼,气的脸色涨红。

“沈妍。”谢戎晗慢悠悠直起身,一步步朝她走来,“我早就告诉过你,别打我哥的注意,你记不住是不是?你那些丑陋的心思,让我恶心!”

“呵呵。”沈妍听到她的话,不怒反笑。她挺直背脊,瞬间与谢戎晗的目光平视,“那你呢?你又对我那个亲哥哥打的什么心思?谢戎晗,虽然你姓谢,但你也没比我高贵到哪里去!”

闻言,谢戎晗蓦然收紧五指,攥起的拳头充满力量。

“怎么,要打我?”沈妍瞥眼她的手,语气轻蔑,“好啊,今晚你奶奶过生日,如果你想把事情闹大,我陪你啊。”

深吸口气,谢戎晗心知她惯有的手段,自然不会真的在明面和她冲突。这样的亏,她以前吃过,自然不会再上当。

皮包中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沈妍盯着谢戎晗舒展开的眉眼,沉着脸将手机拿出来,却在看到来电显示后,蓦然一笑。

须臾,沈妍当着谢戎晗的面把电话接通,并且打开免提声音。

电话那端,传来一位妇人的声音:“妍妍啊,你什么时候回国的?怎么不告诉家里一声呢。妈妈今天看到电视新闻,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,你的演出很成功很好。”

谢戎晗站在原地,听到‘妈妈’那两个字的时候,脸色微微一变。

“有事吗?”沈妍举着手机,语气很冷。

电话那端的妇人似乎犹豫了下,然后才温柔的问道:“周末你有时间吗?回家吃饭吧,妈妈想你了,准备好你爱吃的菜好吗?”

“回家吃饭?”沈妍轻念着这几个字,望向谢戎晗的眼中充满挑衅。

须臾,她眼底的寒光一闪,道:“不知道你想要哪个女儿回家吃饭呢?现在小晗就站在我面前,她也在听你说话。”

“什么,小晗也在?”电话那端的妇人明显吓到,随后声音有些哽咽,“她,她……”

“我工作很忙,没时间回去吃饭!”

沈妍沉下脸,不等那边的妇人再说,已经狠狠挂断电话。

谢戎晗黑亮的眼睛泛着冷意,盯着沈妍说道:“她是你妈妈,你就不能对她好点?”

“妈妈?”沈妍忽然勾起唇,似乎想到什么笑话,笑的不可自抑,“如果没有你,这里才是我的家,我的妈妈永远都是高贵的舞蹈家,而不是一个粗鄙没文化的家庭妇女!”

“沈妍!”谢戎晗徒然厉目。

“怎么,心疼了?”沈妍耸耸肩,嘴角的笑容挑衅,“如果你心疼她,那你回去吃饭啊,反正你一直都把她当作妈,你回去陪她,顺便还能见见你的……哥哥。”

她刻意咬重最后哥哥那两个字,红润的唇凑到谢戎晗耳边,道:“小晗,我知道你特别讨厌我,我也一样。可老天非要把我们两个人的命运连在一起,我又有什么办法呢?虽然你才是谢家的女儿,可你别忘记,我也在这个家里生活过十年,你的奶奶,你的爸爸,你的妈妈,甚至你的哥哥……他们曾经也都属于我!”

“所以……”沈妍缓缓偏过头,妆容精致的脸颊扬起笑,神色重新又恢复端庄气度,“所以未来的日子,我们谁输谁赢,还未可知。”

话落,她转身欲走,却听身后的人笑道:“我们之间的输赢,早已明了。”

谢戎晗微微一笑,绕过沈妍的肩膀走到她的面前,那双深邃沉寂的清冷眸光,寒意深深,“自从我回到谢家的那天起,你就输了。沈妍,这辈子只要有我在,你都赢不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前方的女孩笑着走开,沈妍全身僵直的站在原地,心口一阵收紧。是啊,当年从她踏出谢家大门的那刻起,其实她就明白,她输了。

直到坐在北楼客厅的花梨木椅子里,宋央才长长的松口气。想起之前一路被谢戎城以公主抱的姿势带回来,她只觉脸颊发热,低下头不敢看身边的男人。

“只有右脚疼?其他地方疼吗?”男人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掉,随手丢在边上的椅子里。

说话间,他缓缓蹲在宋央面前,并且动作轻柔的抬起她的右脚,放在他的腿上仔细查看,“脚动一下,给我看看。”

男人嗓音低沉磁性,宋央死死低着头,心脏扑通扑通乱跳,令她心慌意乱。

面前的人半天也没动静,谢戎城豁然抬起头,却刚好望见她黑亮清澈眸子,受惊般的看着他。

四目相对,男人此时才清晰的看到她今天的打扮。粉色长裙搭配她白皙的肌肤,恰好突显她的少女气息。编成麻花状的辫子别在耳后,俏皮又可爱。

&

nbsp;  谢戎城眯了眯眼,视线不受控制的下滑,她白皙的肌肤下有淡青色的血管,几乎看不到毛孔的皮肤泛着珍珠的光芒,浓黑的睫毛忽闪,在眼睑投下一片暗影。还有她柔嫩的唇,今天涂上艳丽的唇膏,散发着诱人的光彩。

呼吸间的频率不自觉变的急促,谢戎城猛地别开视线,性感的喉结悄然滚动了下。

“右脚动一下,我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。”男人低沉的嗓音变的喑哑,尽管他极力克制,可效果并不明显。

宋央眨了眨眼,终于回过神,“哦。”

话落,她一点点转动下右脚。脚腕可以活动,只是一动就会有点疼。

“嘶!”

宋央吃痛的闷哼声,谢戎城挑眉扫她眼,可以看到她在用力强忍。

男人将她的右脚轻轻放下,起身后上了楼,只是很快的功夫他又去而复返,手中多出一个医药箱。

再次蹲下身,男人有力温暖的掌心,轻轻托起宋央的右脚,让她的脚心支撑在他的手中。

宋央倒吸口气,下意识想要缩起右脚,可男人只收拢下掌心,便又把她的脚背牢牢握住,“别动。”

“谢戎城……”宋央惊愕的望着他,完全不敢想象,平时高高在上的谢霸霸,此时竟然蹲在她的面前,并且用手托住她的脚,一副丝毫不嫌弃的样子。

男人听到她的呼唤,还以为她脚疼,不自觉仰起脸,恰好撞入她清澈见底的眼中。

这一刻,她的眼底浮现出很多情绪。谢戎城依旧保持手中的动作没有变化,可看着她的眼神渐渐染上几丝微笑,“嗯?”

他轻佻的尾音撩人,宋央当即倒吸口气,原本就泛红的脸颊立刻滚烫燃烧起来。

嗷呜!这谁能受得了啊?真特么要死了!

“我要涂药了,会有点疼,你忍一下。”

男人清冽的嗓音略带沙哑,如果宋央细细分辨就能发觉。可惜这会儿,她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哪里还有心思听他说话声音对不对,她自己那颗小心脏早已狂跳不止,节奏大乱。

男人握紧手中的药瓶,对着宋央崴到的脚踝处连喷两下的药量。

起初一阵冰冰凉凉的刺激,渐渐的,冰凉的舒缓感过去后,脚踝的伤处慢慢开始发热。宋央用力扶着椅背,眼睛只敢落向自己的脚,压根不敢乱看。

谢戎城放下药瓶,又把她的右脚放到自己腿上,腾出两只手互相摩擦搓热后,有节奏的一下又一下,力道正合适的按摩在她的脚踝。

男人手法熟练,力道恰当,宋央怔怔看呆了,小嘴动了动,似乎想问点什么,可最终又识相的闭上嘴巴。算了,她还是别大惊小怪了,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她也看明白了,这世上的事情,无论上天入地,大概就没有谢霸霸不会的吧!

“感觉怎么样?”男人边按压她的脚踝边问。

宋央瞬间把飘远的思绪拉回到受伤的脚踝,又轻轻活动下,这次明显感觉没那么疼了,“好多了。”

“真的?”男人似乎不信,抬起脸看着她的眼睛确定。

宋央不敢看他,小脑袋一个劲往下低,“真的没那么疼了,我没骗你。”

听到她的话,谢戎城紧蹙的眉头松了松,又拿起药瓶对着她的脚踝连喷两次的药量,继续重复一遍刚刚的按摩动作。

随着他的按压力道舒缓,宋央只感觉脚踝的位置越来越舒适,疼痛的感觉逐渐减少。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一下下在她脚踝处划过,带起丝丝缕缕的酥麻触感。

宋央全身紧绷,笔直的挺起后背,僵硬的坐在椅子里。她不敢躲闪,两只小手紧张的紧紧攥着,捏成拳头。

须臾,男人又检查下她的右脚,确定伤处好转时,这才收回手,站起身。

“你先别动,再坐一会儿。”谢戎城举着双手,低声对她吩咐。

宋央本能的点点头,看到他手上染了药水,满脸歉意的笑了笑,“六爷,你快去洗洗手吧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应了声,转身离开前又扫了眼她的脚,反复确认过才放心的去清洗。

北楼客厅中亮着灯,宋央坐在椅子里,低头看眼脚边的还剩下的一只高跟鞋,不禁撇撇嘴。哎呀,她还剩下一只鞋,就算想跑也跑不掉。

不多时候,男人洗干净手出来,有佣人看到北楼这边有亮光,立刻进来查看。

“六爷。”

谢戎城看眼进来的佣人,又往宋央的方向扫了眼,低声吩咐,“去买双新的平底鞋。”

“啊?”佣人一愣,一时间没明白。

男人大步走到宋央面前,问道:“你穿什么码的鞋?”

宋央真心不想麻烦别人,她扶着椅背站起来,正想把那只鞋穿上,却被男人伸脚利落的踢开,“还想再崴一次脚?”

宋央抿下唇,盯着被男人踢到远处的高跟鞋,有些气恼,“六爷,那是我的鞋。”

“我说了,要人重新去买一双新的,平底鞋。”

男人的语气不容置疑,宋央仰头盯着他,还没来得及继续开口,已有人抢先出声。

“不用买了,可以穿我的。”

北楼门前,一道清丽的身影徐徐走来。

佣人见到来人,立刻低下头,“大小姐。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